日本醫院見習感想(一): 英文口說的問題

結束日本醫院Rotation時院方要我們填寫回饋。我左思右想是不是該寫『實話』,如果要寫『實話』該如何寫才能強度適中,不卑不亢。原本只要花十分鐘就可以寫完的問卷,我卻坐在電腦前面抓頭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填完。一味稱讚、一味批評都很簡單,但要給出建設性的批評,卻需要縝密的思考。寫完後超累的 (┳Д┳) 當然我還是沒有寫出所有的心聲,真正的感想在下面 ↓↓↓

這個見習program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人員無法有效以英文溝通。這個難題可以分正反兩方面來看。首先,日本官方語言是日語不是英文,所以無法有效率地以英文溝通照理說不是他們的問題,是見習者應該先把日文學好才對。但從一方面來看,醫院開設這個program就是為了促進醫院的國際化,為了讓醫院的工作人員有與世界各地醫療人員交流的機會才開設的(醫院網頁也這樣寫)。如果是這樣,醫院在決定接受外國醫(學)生之前,是否該有更周全的準備?見習者申請時也只被要求要會說英文不用會日文,但來到這裡才發現英文根本行不通啊~~ 日本醫生們英文口說的確有在進步,這次遇到的約有1/3能約略敘述病史(一兩行),另外2/3是講隻字片語(包括醫學生、住院醫師),真正能有效以英文解釋病史的我只遇到一位。如果再追問『為什麼這樣做』,一般都是呈現當機狀態。我晨會大概聽得懂8~9成所以對我來講語言上沒甚麼大問題,但看其他跟我一起run的外國醫生都很痛苦的樣子 ….  最後還演變成我這個台灣人用兩個非我母語的語言充當翻譯,相當花時間又不見得正確。晨會跟admission conference都是全日文進行,雖然有人會來我們身邊幫忙翻譯,但翻譯的人很多時候也只會講隻字片語……(◞‸◟) 我離開了之後,跟我一起run的墨西哥R3傳訊息給我說:「你走了之後我每天晨會都很痛苦,很想回家 ╥﹏╥」

無法良好溝通讓外國醫(學)生留下不好的印象是件很可惜的事情,也違反這個program設立的目的。台灣有些醫院也會接受外國醫(學)生,這點值得借鏡。我醫學生時代曾經去日本另一所醫學院交換。那個program很有組織,接受外國人的部門都會有能用英文teaching的老師,可以全英文授課。最後各個國家來的醫學生(在私下言談間)都是正面的評價。反觀這次我遇到三個德國來的醫學生,他們對日本的看法就有點類似許多台灣人去日本讀書工作後的經驗:

「我聽來過日本旅遊的朋友都說日本是世界上最棒的國家,治安好又人友善,風景美又好玩,所以決定來這裡看看。沒想到來這裡見習2個月之後發現跟想像中的好不一樣。」

「首先日本醫學生很難approach,大家雖然都笑笑的但問甚麼就只會點頭,幾乎無法溝通。而且很有距離感,好像無論怎麼樣都無法跟他們做朋友的感覺。」

「第二就是大部分的主治醫師都無法用英文作有效的溝通,幾乎學不到東西。」

之前就有很多不同國家的醫師跟我說,他們去參加醫學會時,發現日本人的poster前面聚集都是日本人。他們也想要上前去聽發現聽不太懂,但日本人之間卻可以用英語交談無障礙, 真是非常有趣的現象。

但老實說英文口說的問題不是讓我最失望的地方,接下來要講的日本醫學教育,才是讓我最驚訝的一點。詳情請看日本醫院見習感想(一):單向的日本醫學教育 (請容我先富奸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